法庭鏖战 经典判例 论著随笔 律师服务 版权法规
电影拍摄案 主编署名权 脸谱版权案 四合院拆迁 央视台标案 足球赛合同 地图册署名 正乙祠戏楼 广告词侵权 侵犯著作权 女人当家案 音乐版权案 无单放货案 股权转让案 二手房交易 故宫仿真画
商标注册 国际注册 商标代理 商标保护 经典案例 商标法规
商品房篇 二手房篇 物业管理 楼市指南 楼市访谈 动态传真 律师服务 房产法规
公司治理 国企改制 公司诉讼 股东诉讼 法律顾问 特许经营 公司法规
合同问答 合同风险 案例分析 合同范本 法规详解 合同法规
离婚指南 协议离婚 财产分割 子女抚养 离婚赔偿 离婚误区 涉外离婚 离婚之后 事实婚姻 聘请律师 律师视线 婚姻法规
员工权利 补偿赔偿 工伤保险 竞业禁止 商业秘密 劳动合同 社会保险
劳动争议 劳动顾问 委托律师 劳动法规
业务范围 长济动态 主要律师 招聘律师 律师相册
主任律师 纪实特写 神圣使命 法律著述 律师瞬间
诉讼顾问 诉讼咨询 患者权利 事故处理 诉讼须知 典型案例 技术鉴定 司法鉴定 损害赔偿 医疗规范 管理制度 医事法律
长济顾问 服务方式 工作范围 顾问分类 常年顾问 专项顾问 公司顾问 私人顾问 远程顾问
公益诉讼意义 国外公益诉讼 公益诉讼律师 公益诉讼案件 公益诉讼协作
人身伤害 交通事故 医疗事故 劳动工伤 精神损害 知识产权 产品责任 环境污染 保险理赔 国家赔偿
现在开庭 经典案例 仲裁指南 律师问答 律师服务 外贸法规
以案说法 楼市随笔 忠告问答 手续税费 房屋贷款 律师服务 二手房法规
服务项目 走出国门 开办条件 离岸公司 热点国家
律师权利 律师服务 诉讼流程 刑法词典 问题解疑 辩护实录 经典案例 律师视线 法规解读 刑事法规
知识产权 法律顾问 行政案件 刑事诉讼 民事诉讼 仲裁工作 婚姻家庭 劳动争议 医患纠纷 国企改制 收购公司 企业破产 国际货运 建设工程 房屋拆迁 房屋交付 房屋交易 房屋租赁 房地产  二手房买卖 信用证……
民事案件 刑事案件 行政案件 劳动案件 仲裁案件 执行案件 法律援助 公证指南 诉讼证据 诉讼费用 诉讼文书
知识产权 公司事务 建筑房产 二手房产 合同实务 国际贸易 劳动争议 婚姻家庭 刑事诉讼 损害赔偿 民事诉讼 律师法律
风险代理 代理范围 收费标准 代理方案 代理案例
诉讼业务 非诉业务 执业经验
律师营销浅谈 实习律师雕琢 青年律师成长 成功律师感悟 女性律师追梦 刑辩律师困惑 知名律师纪实 中国律师现状 律师神圣使命 律师职业规划 律师文化建设 司法考试园地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中国十大金牌律师事务所——北京长济律师事务所主办‖全国优秀律师、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律师、中国百强大律师朱寿全主持

www.148-law.com
English Version
联系律师 聘请律师
法律咨询 招聘律师
意见建议 友情链接
收藏本页 本站导航
北京长济律所 长济主任律师 法庭鏖战精选 长济律师荣誉 长济律师视点 视频报道专辑 法治人物聚焦 律师风险代理 律师业务指引 律师实务探讨 律师成长之路
法律顾问在线 公司事务律师 版权律师在线 商标律师在线 专利律师在线 建筑与房地产 二手房产律师 合同实务律师 婚姻家庭律师 劳动争议律师 损害赔偿律师
刑事辩护律师 海外购房置业 国际贸易律师 公益诉讼在线 注册海外公司 医疗事故律师 聘请律师指南 诉讼仲裁指南 法律法规总汇 热点法律新闻 法律幽默集锦
 在线法律咨询
刑事辩护咨询 知识产权咨询
公司法律咨询 合同法律咨询
婚姻家庭咨询 劳动争议咨询
房产法律咨询 损害赔偿咨询
留言本 留言本2 律师函复
律师卡 联系律师 聘请律师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聘请律师

长济版权律师团队

点击民生热点法律问题丛书
物业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物权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合同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劳动合同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社会保险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房屋拆迁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房屋买卖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土地承包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特别提示
1. 请您记住:
  www.148-law.com
 (148要司法;law法律)
 本站通用网址:在线律师
2.在线律师网由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律师全国优秀律师中国百强大律师2010品牌中国律师行业年度人物2010中国最具影响力年度新闻人物第6届感动中国十大新闻人物2009中华之魂十大先锋人物2009榜样中国十大榜样人物2009中国骄傲十大领军人物2008创业中国十大风云人物2007和谐中国十大杰出人物朱寿全主任律师主持。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中国十大金牌律师事务所北京长济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为您提供专业法律服务

 搜索引擎
MSN 搜索

 法律新闻
首页>>版权律师在线>>法庭鏖战

法庭鏖战

地图署名案 音乐版权案 广告词侵权 央视台标案 女人当家案 主编署名案 速读速记案 故宫仿真画 电影拍摄案


故宫仿真画复制纠纷案

案情简介
·仿品被复制引官司 仿品是否有著作权成焦点
·馆藏书画仿品被人复制贱卖 故宫起诉维权
·仿真画遭复制 故宫索赔7万元

·仿“仿真作品”算不算侵权
被告律师代理词
·代理词
临摹与复制的关系及临摹作品著作权争议
·临摹作品的著作权问题浅议
·临摹作品是否有著作权?
·论临摹作品的著作权及其行使
·临摹作品的著作权问题探析
介绍仿真书画的文章
临摹与复制的关系及临摹作品著作权争议
  临摹与复制是什么关系?而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在理论界一直存有争议。

  被告律师朱寿全在本案代理词中提到,除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方式以外,用其他方式对原作品的操作而享有著作权的,未见规定。可见,《著作权法》认可的享有新的著作权的作品仅限于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而不包括复制,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而取得的原作复制件。

  冯坤仑在其论文《临摹作品的著作权问题浅议》中提出:“2001年修订后的《著作权法》中第十条规定:‘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此条规定对复制方式的列举中,删去了临摹这一手段。也就是说临摹已不被认为是复制的一种方式。那么,在现行法律框架下,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呢?修订后的《著作权法》,虽然明确了临摹不属于复制,但是也没有对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给出明确的回答。理论界对于这个问题则存在很大的争议。第一种观点认为:一切临摹品均是对原作品的简单复制,不管采用什么方式临摹,都只是对原作品的再现,并没有包含独创性,因而它不是作品,不能成为《著作权法》的保护对象。第二种观点认为:临摹是由作者通过对原作的观察、体会、思考,根据自己的经验,以一定方法和技巧,人工地再现原作的外在形态及内在精神。任何对艺术作品的临摹都是主观性的创造性摹仿,临摹品应视为已具备了最低限度的独创性。因而临摹作品应该具有完全的著作权。第三种观点认为对临摹作品的著作权问题应该区分具体情况对待:若原作品仍在我国《著作权法》的有效保护期之内,则临摹该作品的行为仅局限于我国《著作权法》第22条第一款规定的合理使用作品范围之内,其临摹作品不仅不可能享有新的著作权,且若无原作品著作权人的授权,临摹作品进入市场即构成侵权;又若所临摹之作品已在法定保护期之外而丧失著作权的,则人人都能临摹。但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应视该临摹作品对于原作品是发展、进步了,还是倒退、落后了?若属于前者,临摹者将享有通过再创作过程而发展了原作品的艺术性这一先进部分的著作权;若属于后者,临摹作品对于原作品而言是倒退、落后,甚至是糟粕的情况下,则不应也不可能享有任何权利;又若临摹作品无限接近于原作品,则人们可以盛赞临摹者的高超画技。但这种高水平的复制原作,决定了临摹者同样不享有著作权。”

  以下四篇文章,从临摹作品的独创性,以及临摹作品与原作品的关系角度考虑,试图解决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这个问题。

临摹作品的著作权问题浅议

□ 冯坤仑 《大众科学·科学研究与实践》 2008年第10期

  【摘要】:现行的著作权法将临摹排除在复制的方式之外,但是却没有对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这个问题做出明确的回答。文章从临摹作品的独创性,以及临摹作品与原作品的关系角度考虑,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关键词】:临摹作品;著作权;独创性;复制与临摹

  中图分类号:J5;D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6908(2008)0520112-01

  2001年修订后的《著作权法》中第十条规定:“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此条规定对复制方式的列举中,删去了临摹这一手段也就是说临摹已不被认为是复制的一种方式,那么,在现行法律框架下,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呢?

  修订后的《著作权法》,虽然明确了临摹不属于复制,但是也没有对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给出明确的回答。理论界对于这个问题则存在很大的争议。第一种观点认为:一切临摹品均是对原作品的简单复制,不管采用什么方式临摹,都只是对原作品的再现,并没有包含独创性,因而它不是作品,不能成为《著作权法》的保护对象。[1]第二种观点认为:临摹是由作者通过对原作的观察、体会、思考,根据自己的经验,以一定方法和技巧,人工地再现原作的外在形态及内在精神。任何对艺术作品的临摹都是主观性的创造性摹仿,临摹品应视为已具备了最低限度的独创性。因而临摹作品应该具有完全的著作权。[2]第三种观点认为对临摹作品的著作权问题应该区分具体情况对待:若原作品仍在我国《著作权法》的有效保护期之内,则临摹该作品的行为仅局限于我国《著作权法》第22条第一款规定的合理使用作品范围之内,其临摹作品不仅不可能享有新的著作权,且若无原作品著作权人的授权,临摹作品进入市场即构成侵权;又若所临摹之作品已在法定保护期之外而丧失著作权的,则人人都能临摹。但临摹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应视该临摹作品对于原作品是发展、进步了,还是倒退、落后了?若属于前者,临摹者将享有通过再创作过程而发展了原作品的艺术性这一先进部分的著作权;若属于后者,临摹作品对于原作品而言是倒退、落后,甚至是糟粕的情况下,则不应也不可能享有任何权利;又若临摹作品无限接近于原作品,则人们可以盛赞临摹者的高超画技。但这种高水平的复制原作,决定了临摹者同样不享有著作权。[3]

  私以为,临摹作品原则上不享有著作权。理由如下:
  第一、临摹作品不具有著作权法上所要求的独创性。所谓独创性,又称原创性,是指由作者独立构思而成,作品的内容或者表现行使完全不是或者基本不是同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相同,即不是抄袭、剽窃、篡改他人的作品。[4]首先,而临摹作品只是对他人思想的再现,并且表现形式也和原作完全或者基本相同,自然不具有著作权法上所要求的独创性。其次,虽然独创性并不排斥作品的创作者在作品的创作过程中合理借鉴、吸收、消化他人的创作方法和技巧。临摹正是借鉴、吸收、消化他人的创作方法和技巧的一种学习方法和手段。这也同时是临摹的主要功能之一。但是临摹的本质不是创作作品,而是作为一种练习和学习方法。[5]所以,临摹所强调的是"像"与"不像"的问题,自然也就无所谓临摹者的"创造",临摹者所要做的就是尽力将使临摹作品与原作品无限的接近,而不是在临摹作品中体现自己思想和"创造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一个好的临摹者要努力降低创造的成分,泯灭自己的个性因素,而力求再现原作。

  第二,从著作权法的制度设计目的上考虑,也不应该保护临摹作品。我国《著作权法》第一条开宗明义的规定了立法的宗旨与基本原则,明确指出:“为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与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与繁荣……”。由此可以看出,保护作者权益和鼓励优秀作品传播乃是著作权法之立法目的和基本原则。一方面,保护作者的权益是为了保护作者的传作积极性,而如果我们承认临摹作品也享有著作权而给与保护,无疑会损伤原作者的创作积极性。有人认为:与损害原作者的利益正相反,如果按照一定的利润分成方法(临摹作者与原作者按照一定的方法分享出售临摹作品而获得的利润),临摹品不但可以为原作者带来一笔额外的收入,还能使其作品在更大的范围传播,为他造成更多影响。[6]实际上这是一种强词夺理的说法,因为其所假设的环境是不可能实现的。临摹作品进入市场谋利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冒充行为",冒充原作欺骗无鉴别能力的消费者而获得高额的利润。这种情况下的"临摹者"都极力使自己的行为隐秘化,又岂会自愿站出来与原作者"分享收益"。而这种行为实际上是一种侵权行为,不但侵犯原作者的著作权也构成对社会大众的欺骗,是著作权法所禁止且打击的行为,又怎可让它合法化呢。另外一种则是"批量生产",其对每一件作品的获利并不多,所获利润总要是通过数量来实现,这样的"临摹作品"一般都粗制滥造,不但不能扩大原作者的影响,相反则更可能是对原作者的一种"贬损"。艺术作品更多的时候是一种高雅事情,其价值的体现不能以数量来衡量。因此,从保护原作者合法权益,促进优秀作品传播的角度考虑,不应给临摹作品提供著作权法保护。

  最后,针对所谓区别对待的观点,也是不合理的。这种观点认为:“若原作品仍在著作权法的有效保护期之内,则其临摹作品不享有新的著作权”,它将原作享有著作权保护与否视为临摹作品取得著作权的限制条件,然而著作权法的一般原理决定了作品的著作权随其完成而自动取得。若对临摹品不能给予著作权保护,则对一切临摹品都是适用的;如承认临摹品作为一件独立的作品取得著作权,而又将一件其它作品的保护期限作为限制条件,从逻辑上说不合理。[7]而视该临摹作品对于原作品是发展、进步了,还是倒退、落后来决定是否给与著作权保护的观点在实践中是不具有任何可操作性的。首先,临摹作品本身就是对原作品的一种再现,力求形似和神似。这种情况下要以何标准来确定其是进步还是倒退?就算专业人士能够有一定的标准来鉴定其艺术价值的高低,这样的标准也是带有浓厚的主观色彩并且因人而异的。而且著作权法保护的标准在于独创性而不是其艺术价值,不管艺术价值的高低,只要符合独创性标准的作品都应该平等地予以保护。因此,一个无名者的独创作品与一个著名艺术家的独创作品,应同等享受著作权法的保护。相反一个无名者的临摹品和一个著名艺术家的临摹品同样无法享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但是,临摹作品也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受著作权法保护。如果作者在临摹时加入了自己的理解,这样的"临摹"实际上是临摹和创作的结合,已属于演绎作品。演绎作品在征得原作者同意的情况下可以享有独立于原作者的著作权。

  另外,临摹作品不享有著作权并不代表临摹者对自己的临摹作品不享有任何权利。私以为,临摹作者可以享有著作人身权中除发表权以外的其他权利,即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的权利。至于这种权利的性质,则有待于进一步的讨论。

参考文献
[1] 张毅. 《论临摹作品的著作权及其行使,载《法制与社会》,2007-08。
[2] 赵艳. 《临摹作品是否有著作权?》,载《中国艺术报》,2006-10-6日, 第003版。
[3] 周卫良, 邓思聪. 《略谈临摹作品的著作权》,载《政治与法律》, 2000, 1。
[4] 吴汉东主编. 《知识产权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5] 孙榕宁. 《临摹作品不应享有著作权--与赵艳同志商榷》,人民法院报, 2005-7-20, 第B03版。
[6] 赵艳. 《临摹作品法律问题应如何解决?》,载中国艺术报, 2006-11-3, 第003版。
[7] 赵艳. 《临摹作品应享有著作权》,载人民法院报, 2005-6-22。

(接下页)

1 2 3 4 5 6 7 8 9

海外购房置业 长济律师事务所
长济律师事务所

聘请律师 Beijing Changji Law Offic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长济律师事务所《在线律师》版权所有 English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