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鏖战 经典判例 论著随笔 律师服务 版权法规
电影拍摄案 主编署名权 脸谱版权案 四合院拆迁 央视台标案 足球赛合同 地图册署名 正乙祠戏楼 广告词侵权 侵犯著作权 女人当家案 音乐版权案 无单放货案 股权转让案 二手房交易 故宫仿真画
商标注册 国际注册 商标代理 商标保护 经典案例 商标法规
商品房篇 二手房篇 物业管理 楼市指南 楼市访谈 动态传真 律师服务 房产法规
公司治理 国企改制 公司诉讼 股东诉讼 法律顾问 特许经营 公司法规
合同问答 合同风险 案例分析 合同范本 法规详解 合同法规
离婚指南 协议离婚 财产分割 子女抚养 离婚赔偿 离婚误区 涉外离婚 离婚之后 事实婚姻 聘请律师 律师视线 婚姻法规
员工权利 补偿赔偿 工伤保险 竞业禁止 商业秘密 劳动合同 社会保险
劳动争议 劳动顾问 委托律师 劳动法规
业务范围 长济动态 主要律师 招聘律师 律师相册
主任律师 纪实特写 神圣使命 法律著述 律师瞬间
诉讼顾问 诉讼咨询 患者权利 事故处理 诉讼须知 典型案例 技术鉴定 司法鉴定 损害赔偿 医疗规范 管理制度 医事法律
长济顾问 服务方式 工作范围 顾问分类 常年顾问 专项顾问 公司顾问 私人顾问 远程顾问
公益诉讼意义 国外公益诉讼 公益诉讼律师 公益诉讼案件 公益诉讼协作
人身伤害 交通事故 医疗事故 劳动工伤 精神损害 知识产权 产品责任 环境污染 保险理赔 国家赔偿
现在开庭 经典案例 仲裁指南 律师问答 律师服务 外贸法规
以案说法 楼市随笔 忠告问答 手续税费 房屋贷款 律师服务 二手房法规
服务项目 走出国门 开办条件 离岸公司 热点国家
律师权利 律师服务 诉讼流程 刑法词典 问题解疑 辩护实录 经典案例 律师视线 法规解读 刑事法规
知识产权 法律顾问 行政案件 刑事诉讼 民事诉讼 仲裁工作 婚姻家庭 劳动争议 医患纠纷 国企改制 收购公司 企业破产 国际货运 建设工程 房屋拆迁 房屋交付 房屋交易 房屋租赁 房地产  二手房买卖 信用证……
民事案件 刑事案件 行政案件 劳动案件 仲裁案件 执行案件 法律援助 公证指南 诉讼证据 诉讼费用 诉讼文书
知识产权 公司事务 建筑房产 二手房产 合同实务 国际贸易 劳动争议 婚姻家庭 刑事诉讼 损害赔偿 民事诉讼 律师法律
风险代理 代理范围 收费标准 代理方案 代理案例
诉讼业务 非诉业务 执业经验
律师营销浅谈 实习律师雕琢 青年律师成长 成功律师感悟 女性律师追梦 刑辩律师困惑 知名律师纪实 中国律师现状 律师神圣使命 律师职业规划 律师文化建设 司法考试园地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中国十大金牌律师事务所——北京长济律师事务所主办‖全国优秀律师、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律师、中国百强大律师朱寿全主持

www.148-law.com
English Version
联系律师 聘请律师
法律咨询 招聘律师
意见建议 友情链接
收藏本页 本站导航
北京长济律所 长济主任律师 法庭鏖战精选 长济律师荣誉 长济律师视点 视频报道专辑 法治人物聚焦 律师风险代理 律师业务指引 律师实务探讨 律师成长之路
法律顾问在线 公司事务律师 版权律师在线 商标律师在线 专利律师在线 建筑与房地产 二手房产律师 合同实务律师 婚姻家庭律师 劳动争议律师 损害赔偿律师
刑事辩护律师 海外购房置业 国际贸易律师 公益诉讼在线 注册海外公司 医疗事故律师 聘请律师指南 诉讼仲裁指南 法律法规总汇 热点法律新闻 法律幽默集锦
 在线法律咨询
刑事辩护咨询 知识产权咨询
公司法律咨询 合同法律咨询
婚姻家庭咨询 劳动争议咨询
房产法律咨询 损害赔偿咨询
留言本 留言本2 律师函复
律师卡 联系律师 聘请律师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聘请律师
1.聘请律师:委托律师代理法律事务可按下面的电话联系或填写聘请律师表单
2.法律咨询
 《律师卡》会员(高级会员)可拨打“聘请律师电话”咨询法律问题
 非《律师卡》会员(含一般会员)如单纯咨询法律问题,请勿拨打“聘请律师电话”,请先查看留言与咨询


 特别提示
1. 请您记住:
  www.148-law.com
 (148要司法;law法律)
 本网名称:在线律师
2.在线律师网由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律师全国优秀律师中国百强大律师2010品牌中国律师行业年度人物2010中国最具影响力年度新闻人物第6届感动中国十大新闻人物2009中华之魂十大先锋人物2009榜样中国十大榜样人物2009中国骄傲十大领军人物2008创业中国十大风云人物2007和谐中国十大杰出人物朱寿全主任律师主持。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中国十大金牌律师事务所北京长济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为您提供专业法律服务

点击民生热点法律问题丛书
物业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物权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合同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劳动合同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社会保险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房屋拆迁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房屋买卖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土地承包纠纷律师在线答疑

 法律新闻
首页>>律师成长之路>>刑辩律师困惑

律师成长之路

《在线律师》汇编

刑辩律师困惑 系列文章
死刑复核:一位刑辩律师的苦恼

民主与法制时报 王健
http://news.163.com/08/0403/11/48JQPM51000120GU.html

  死刑案件作为最后一道关口,死刑复核权的收回无疑是我国刑事法制建设的重大进步;而律师的参与,无疑会使死刑案件更加公正、公平,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院行使的一年则让人有喜有忧,一方面死刑复核程序越来越严谨;另一方面,律师介入死刑复核程序,依然困难重重。许多法学专家为进一步完善死刑复核程序,仍在发表看法,提出建议,他们希望刑诉法等相关配套法律尽快完善。
  2007年9月19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轰动全国的邯郸银行金库案做出终审裁定,驳回主犯任晓峰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任晓峰判处死刑的判决。按照刑诉法的规定,任晓峰案正式进入死刑复核程序。
  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修改人民法院组织法的决定》,结束了死刑复核权下放高级法院长达25年的历史。根据规定,从2007年1月1日起,所有死刑案件核准权都将收归最高人民法院,由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任晓峰案也随之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移送到最高人民法院。
  2007年9月29日,张青松律师正式接受了任晓峰家属的委托,开始了他刑事辩护职业生涯中的一项崭新的业务——死刑复核案件辩护。最近,这位职业法律人向记者介绍了他的这次经历,感受以及由此引发的相关思考。

贪污挪用公款库管员被判死刑
  2007年4月14日,中国农业银行邯郸分行发现自己金库中5095万元现金不翼而飞。与此同时,这家银行现金管理中心两位管库员任晓峰、马向景下落不明。
  案情重大惊动了公安部。4月15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悬赏10万元对犯罪嫌疑人任晓峰,马向景进行通缉。
  55个小时后,北京警方在大兴区抓获了犯罪嫌疑人马向景,犯罪嫌疑人任晓峰在江苏连云港落网。
  据张青松介绍,在检察机关的指控中,任晓峰与马向景密谋后,先后四次从金库盗取人民币共计5115万元由任晓峰购买彩票。前两次购买彩票后归还20万元。后来又先后两次投入4535万元巨额资金购买彩票,但是未能中奖。于是,任晓峰携带余款385万元和马向景分头潜逃。法庭上,任晓峰多次强调,自己每次花多少钱买彩票,都是经过计算的,就是希望通过计算知道需要再次投入多少钱中奖后才能填平金库的亏空。
  张青松说,按照法律规定,任晓峰带走潜逃的385万构成贪污罪没有问题。但其余用于买彩票的4535万元现金,如果任晓峰主观上不想归还欲占为己有也构成贪污罪,可能判处死刑。但是,如果任晓峰在法庭上的陈述成立,则构成挪用公款罪,因为挪用公款罪的最高判决是无期徒刑,任晓峰极有可能免于一死。但是任晓峰没有拿出物证证明自己想归还而无法归还,当时法庭也没有认定。
  张青松告诉记者,任晓峰携款畏罪潜逃后,生活非常节俭,只买了一辆车也被公安机关追回。最后经过核算,实际上给邯郸农行造成的损失在8万元左右。任晓峰在用4535万元购买彩票期间,有一个彩票销售站就什么也不干,把门关起来,不间断地出票,彩票经营部门是否有过错?对于任晓峰购买彩票的4535万元,彩票经营部门是不是应该返还?任晓峰的家人认为法院没有调查清楚。任晓峰的家人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对任晓峰进行审判,无论是否对其判处死刑,他们都无法信服。
  四个月后,一审法院最终以挪用公款20万和贪污公款5095万元用于购买彩票为由判决任晓峰死刑。而任晓峰及其家人坚持认为任晓峰盗窃金库的4535万元现金买彩票的行为属于挪用公款,并非贪污,只有携带385万元逃跑的行为属于贪污。于是任晓峰向河北省高级法院提起了上诉。与此同时,为了向法律讨要一个让他们信服的说法,任晓峰的家人来到北京,把希望寄托在张青松律师身上。
  2007年9月19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处任晓峰死刑的判决。任晓峰案进入死刑复核程序。死刑复核程序能否让任晓峰及其家人信服法律,或许能让任晓峰“死里逃生”,任晓峰的家人包括张青松律师都对这一崭新的程序,充满了新的期待。
约见“生死判官” 费尽周折
  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任晓峰案二审维持死刑后半个月,张青松律师分别致电河北省高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询问任晓峰案件的进展情况。没想到两级法院的答复却出乎他的意料。
  据张青松律师回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办案法官的答复是,任晓峰案件的进展我们不能告诉你,法律没有依据。至于案件什么时候移送到最高法院,你们跟最高法院联系。随后张青松又致电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答复:首先没有法律依据规定我们必须告知你任晓峰的案件是否移送到最高人民法院。其次,也没有法律依据规定我们应当告知你这个案件的承办人是谁。
  任晓峰案的死刑复核程序还没有开始,这样的答复,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最高法院在收回死刑复核权后第22天即颁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复核死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此后,最高法院、最高检、司法部、公安部等四部委又联合颁布了《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不是规定律师可以介入死刑复核程序吗?他赶紧“补课”。
  研习的结果果然如最高法院和河北高院两级法院所回答的那样,他的要求没有法律依据。这多少有些令张青松律师失望。他遗憾地说:“司法解释仅仅说,在死刑案件复核期间,被告人委托的辩护人提出听取意见要求的,法官应当听取辩护人的意见,并制作笔录。辩护人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将书面辩护意见附卷。但是没有规定法官有向律师告知案件进展的义务。”
  既然承办法官不会通知辩护律师,张青松律师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拨打最高法院的电话,希望得知关于任晓峰案件的有关情况并且能约见承办法官。最后一次,张青松从电话中得到的说法是:“我们法院内部有规定,案件具体承办人是谁,不能随便告诉律师。”
  面对法无明文规定的尴尬,张青松律师丝毫没有气馁。在这期间,他将自己对任晓峰案件的辩护意见、任晓峰是否应当适用死刑的意见以及办理任晓峰死刑复核案件的委托手续寄给了最高法院。“无法得知承办法官,我们只好寄给刑庭庭长、副院长。寄希望于承办任晓峰死性复核案件的法官能够联系我们。”然而,一连寄送了三份辩护材料和委托手续,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离任晓峰被二审法院下达维持死刑判决近两个月的时候,张青松律师再也沉不住气了。他终于忍不住拨通了在最高法院工作的一个朋友的电话,向他倾诉了自己在代理任晓峰死刑复核案件中遇到的困难,并请他从中帮忙。
  第二天,这位朋友不负所托,回复张青松,任晓峰的案件已经移送到最高法院,并告知了他承办法官的联系方式。
  按照任晓峰的朋友提供的联系方式,张青松所在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年轻律师拨通了承办任晓峰死刑复核案件法官的电话。刚刚介绍完自己的身份并说明自己所代理的案件情况,这位法官就反问他:“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你肯定是通过内部人士知道的。”这位律师顿时哑口无言。
  “既然按照法律规定,律师有权利介入死刑复核程序。我们当然想执行一种更加人性化的法律程序,当面与法官交换意见。但是,当我们不得不通过一种私人的关系找到办案法官时,尽管我们也觉得不合适,但我们又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张青松说。
加强沟通也是一种相互尊重
  “死刑复核制度是如何保持其透明和公开的。司法解释中规定了律师的两种参与途径和方式,但是没有具体回答律师怎么去进入这个程序,如何与办案法官沟通。”这是张青松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说:“中国有十几万律师,这中间有多少人认识最高法院的法官?通过熟人去办案是法律制度所允许的吗?”
  在此期间,张青松跟一位外地的律师沟通怎么办理死刑复核案件。当他问对方是否约见过承办法官时,这位律师的话让张青松大吃一惊!“约见过,通过最高人民法院设在永定门的信访窗口。从信访窗口那里和上访的人一起排队,写个书面申请递交上去,求见案件承办人。信仿部门就会给安排。我代理的那个死刑复核案件只约见到了最高法院的一位书记员。”
  几天后,张青松再次拨通了承办任晓峰死刑复核案件的法官的电话,向他解释自己不规矩的行为:“不好意思,您的电话确实是通过熟人打听到的,因为内勤不给查。不仅如此,恐怕将来再代理死刑复核案件,还得麻烦您帮我打听一下,你可能就成了我的熟人了。我们只有这一个办法,通过其他办法找不到承办法官。”一句半调侃的话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双方对立的情绪。两人的谈话很快便涉及到了案情。
  在张青松的印象里,最高法院的法官“认真”“很负责”“是可以沟通的”,说话“严谨”“和气”。这位法官简单地向他交待了一下合议庭的组成,然后说:“你通过各种途径所邮寄的辩护意见等材料我们都收到了,而且也很认真地看了一遍。你的材料上是否包括了你对任晓峰死刑复核案件所有的观点?”
  “我们想见你也是表达这些观点,无非角度不同而已。”张青松回答道。
  法官说:“既然这样,我建议咱们就不要见面了。”
  尽管最终没有见到承办任晓峰死刑复核案件的法官,但是张青松还是感到很欣慰。在张青松看来,如果办任晓峰死刑复核案件的法官对他的材料已经彻底全面客观地研究了,那么他去最高法院再口头表述一遍,好像有些画蛇添足。因为律师的工作无非是把自己的观点说给法官听,并试图让他接纳。而且书面比口头的观点表达得相对来说要更全面一些。
  在这次通话的最后,张青松试图打听关于任晓峰的死刑复核什么时候能有结果,未能如愿。
  此后,张青松和任晓峰的家属都陷入了焦虑而漫长的等待过程中。
  “任晓峰的家属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每次我都无言以对。”张青松说。
  任晓峰的姨夫有一句话让张青松感触很深:“判死刑我们没有意见,关键你得让他死得明白。贪污公款385万同样可以判死刑,但是他是贪污就是贪污,是挪用公款就是挪用公款。我们需要一个交代。”
  张青松说,律师的担忧在于,如果没有《刑事诉讼法》等相关配套法律的完善,使收回死刑复核权后,最高法院门口会不会聚集一群目光茫然的刑辩律师?他们提着包,拿着材料,想见法官,又被拒之门外。刑辩律师会不会成为夹杂在上访人群中的另类?

更多文章:

>>返回 刑辩律师困惑 目录页

 

海外购房置业 长济律师事务所
长济律师事务所

聘请律师Beijing Changji Law Offic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长济律师事务所《在线律师》版权所有 English Version